几个最近沉迷的cp

    1. 维达x格林德沃

       女a男o    魔王信息素是冷冽的苍白雪味混杂着肆意张扬的烫金绸缎气息,带一点若有若无的柔软郁馥环绕周身,撩起人的心弦却又水烟般自如地抽身离去

   维达的是优雅的巴黎淡香水味,掺杂着复古风韵的浓郁红玫瑰气息,鲜艳的红与洇晕开来把人强势包裹住的独占欲


    2. 阿伯内西x格林德沃

       他是他最忠诚的信徒,他是他耀眼的光芒,他永不熄灭的信仰。在监狱里,他凝望着淡色轻阳从他琉璃般的异色眸上质地坚硬透彻地滑过,然后融化在他浅金色的柔软睫毛边缘。他的呼吸愈发急促,他不由自主地解开防护魔法罩。

    真像殉难的神明,他想。他贴合住那团温度,以从未意识到的急切。

瞎写——弗罗纳视角

    “首先……你要试试它。”欧洲魔王支着下巴半眯着眼懒倦地叹了口气,阳光从窗帘雕花的孔隙洒在他的睫毛上,“懂吗先生。”

     “一些其它不起作用的因素或许会决定结果,”他继续咬着舌慢慢说话,一字一句在舌尖捻过像是在思考,携带有略哑的德国口音,“关键是你要掌握……”

     “掌握?”他忽然笑起来,饶有兴趣地自问自答着。

    “取决于你。”他又恢复了平常傲然只可仰望的状态,拎起搭在椅背上的黑昵子大衣走出房间。

    何以听见他的谎言。喝下他亲手调剂的苦涩药水,动了他的情,唇角的磨损还残余他的甜蜜。为他战争,为他树敌,为他众叛亲离。

    等待他的承诺,他的无法实现的谎言。等他安然实现他的尖锐刺伤双眼,仿佛他向来如此欺骗。

    最终伤痕累累地告诉他,乌鸦回来了。

    “因为格林德沃先生很……高兴。”

    “如果这时候那个默然者离开,格林德沃先生才会不开心。”

    “这样是对的,我就不会阻拦,同样来说。”

    “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会不会更好,是无法揣测的。我在厄里斯里会看到格林德沃先生,但我无法成为邓布利多。或者说,在他……格林德沃先生心中邓布利多的位置。”

    “我会尽自己的本能做到让格林德沃先生感到欣喜,即便不是对于我。”

    “但是我畏惧……我意识到的将来。我是否能够坚持现在的克制,而不会失去最底的限制,仅仅被恨意占据。”

    “我明白自己的优势。对于我来说,失去限制就是毁灭。”

    他用牙齿单纯地咬着银色锡箔纸,边缘的线条扁圆地被犬齿印出压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对的,仅仅在这一次。他盯住格林德沃先生苍白的手指压住的后颈,视野在猛烈地跳动扩散,就像那个后颈的主人红的眼圈。

    他无法确认当下格林德沃先生的心理。他同样无法确认,自己的恨到底能达到怎样的地步,最终突破底线抵达无法企及的高度。

    “我爱他,”弗罗纳没有往常的断绝理性,他停顿了一会儿,瞳孔不再有黑色融化般恨意,而变得更加清晰,“我不确定他是否得知……”

    他有了罕见的犹豫语调,尽管面容仍是平静的沉稳。

    “我不确定他……格林德沃先生是否会给予我想要的。”

    爱魔王  爱他沉默时认真发亮的双眸  爱一道光线打在他睫毛上的浅金色  爱他坐在屋顶上交叠的长腿  爱他低语时性感的嗓音  爱他缓缓抽离奎妮魔杖时蛊惑的轻语  爱他站在公墓里傲然的身姿  爱他演讲时微微上扬的嘴角  爱他独自断后的骄傲  爱他把魔杖藏在袖口的顽皮  爱他说我讨厌巴黎时的撒娇与委屈  爱他的强大  爱他的骄傲  爱他的魅力  爱他的孩子气  爱他沾满蜂蜜的谎言








丧病向

   爱他被拿掉舌头的沉默纯良  爱他凑近信徒的蛊惑让人欲/罢/不/能  爱他坐在屋顶的皮裤sao duan tui  爱他对下属玩的凑近p/l/a/y  爱他对小默默然的情/趣抽魔杖

     论魔王的心理活动【adgg向醋王gg也很可爱】

    

     我男友变成我前男友了————为什么我前男友那么喜欢你————你以为我前男友会为你哀悼吗————哎你居然暗里偷我和我前男友的定情信物————算了累觉不爱————还真给你偷走了————我讨厌巴黎————我要炸了巴黎。


    巴黎:???

无题【credelwald】

    “你觉得怎样?”大魔王弯着精致的眉眼笑,暖黄的灯影打在白色睫毛边,镀过一层纤细的光芒。

    大男孩看着手掌的纹理,回想着刚刚获得的名字————幸福那么轻易,而以至于他难以置信。

    “Qnnie对我说了,Roiser说的话。”

    男孩的眼神突然凌厉如锋芒,直逼毫无预料的Grindelwald微微后倾。

    啊,那声“主人”,还有那句“我已经在心里认定了”。

    “你还对谁这么做过?”魔王瘦削的手腕被突如其来的大力摁住,仿佛当初他把长柄魔杖藏在了袖口让男孩自己抽出。只不过现在主动的一方调换了位置。

    凝视着对方格外认真狠戾的双眸,聪明的魔王很快发觉大事不妙。

    “……只有你。”

    于是他选择缓缓吻上男孩僵硬的鼻尖,认真而纯良地透过异色眸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