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帝国的加勒比海

    #麦考夫特x杰克船长

    #随便码的一段子,他们超有趣

    浅色的光晕透过厚重而繁华的帘子闲闲散散地铺下一地属于午后的慵懒,大英帝国的军机大臣依旧摩挲着椅子精致而光滑细腻的木把手笑得彬彬有礼,而有名的卷毛侦探先生和他的神枪手军医却对那个正闲适而懒散地以一种漫不经心的放荡姿势半倚半躺在华美沙发上的棕发男子有着按捺不下的好奇,尽管他随意搁置在深色桌几上的双脚的靴尖就翘在他们眼睛底下不过一公分。这可是第一个敢在麦考夫特府内这么放肆的人,不过他那双漂亮的焦糖色眸确实在笑意下藏了不少东西,连向来迟钝的约翰都能嗅出那股危险的硝烟味,带着卷袭舌尖的血腥。

    “你就是那个和麦考夫特并称大英帝国的左右手的内务大臣杰克·斯派洛吧,”夏洛克收起挑剔的目光,在杰克还没有来得及开腔前便一口气以一大段苛刻却精确的推理堵住了他的嘴,“你的右手腕上有很深的疤痕和没有遮挡完全的弹印很显然你从事过什么危险的职业但已经不再碰了,你的衣领口自然地大敞着毫不介意什么显然你在很久前就习惯了这样说明你那时的生活并不讲究,你的坐姿放荡不羁说明你喜欢自由讨厌束缚且和麦考夫特关系很好,你留着长发且束发带是一根很旧的深红色头巾且有在手上缠绷带的习惯即使在安全的地方说明你在海上呆过还干过譬如掌柁类的事情,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你是那个曾经当过海盗船长的内务大臣,杰克·斯派洛。”直到夏洛克几乎是以宣告性的口吻结束这个长篇大论时,杰克依旧慵懒地倚在舒适的沙发上使沙发的柔软皮面陷下去一个浅浅的涡,甚至连眸光都没有抬一下。好的,现在约翰很确信他已经看到了夏洛克快要实体化的不满和怨念。“那么你们就是M的弟弟大侦探夏洛克和那位神枪手军医先生咯?”就在夏洛克要爆发的前一秒,杰克慢悠悠地抬起头绽放一个黑猫般餍足的笑,带着海盗特有的狡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大侦探的灰绿色眸里总算露出了些许惊愕,他今日特意将自己和约翰的外表特征抹去得一干二净。“不要小看J,夏尔。”一边的麦考夫特依旧是看戏般的优雅与从容。“M你难得说了一句大实话啊~大侦探你尽管试图遮掩住自己的卷发和身形甚至连衣着都完全换了个风格,但是你的走路姿势以及双手习惯性地想往大衣口袋里插的动作还是暴露了什么~约翰你总是不自觉地走出军人严肃的风格来,啊我讨厌那些虚伪的海军不过你例外———”杰克毫无征兆地滔滔不绝起来甚至有赶上夏洛克的趋势,他停下来喘了口气接过麦考夫特递来的水猛灌一口顺便抱怨了一句怎么不是朗姆,接着轻快地眨了一下眼连语调都洋溢着欢快和愉悦,“啊对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M告诉了我关于你们的来访~"

    约翰没忍住看着夏洛克一下子绿了的脸噗嗤一声笑出来接着捂着肚子笑到全身发抖。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