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世界毁灭之时【GGJS】

    #制造新版复制人的公司老板GG x 唯一没有被追捕反而成了GG得力助手的旧版复制人JS(银翼杀手AU)(双反派)

    #另有设定威尔是新版复制人银翼杀手(就是电影中的男主啦)伊丽莎白是威尔干练无情的人类上司

    #JS是GG制造出的唯一一个旧版复制人,具有一切旧版的特点,长生,足够的力量,GG也给他的容貌花了不少钱,但在自主思维方面削弱了一点,所以JS在GG面前会有点失智感

    “一个人......在刚出生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暖黄色的光晕堪堪擦过格林德沃的颊,做着环绕飞行的金属小球与沉闷的空气叩击出压抑阴郁的色泽,浑身涂抹着营养液的复制人女孩的皮肤泛着令人作呕的昏黄色调,“新版复制人也一样。”

    阴影不断地交替旋转着勾勒出惨白的壁上靠着的那人纤细的身线,他眸光流转,金色流溢的灯光在他长得过分的睫毛下投射出一片墨色的剪影来。

    “噗呲”是锐利的匕首捅入女孩腹部的闷响,这几乎细微不可闻的声响被空荡的房间一圈圈水纹样地缓缓扩张开来,女孩微张着毫无血色的唇怔怔地软倒于格林德沃足下的冰凉地板上,颤抖着努力蜷缩起瘦小的身子来。“他们会缺乏母体内的安全感。”没有理会女孩无法出声的痛苦打颤,他悄然转身,宽衣的下摆抑出逆色调的昏暗与危险。

    壁边的那人略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棕褐色的透亮眸子映射出来人向自己走来。

    “来客人了,杰克......”他几乎是贴在助手的耳隙呢喃温热的气息。

    “所以说你要查一个人是吗亲爱的?”靴跟漫不经心地敲击着苍白色调的走廊地板,威尔看着这个领着自己在空旷的通道内行走的旧版复制人迟疑地点点头,耳侧不知何处传来的轻微嗡嗡声难熬地搅动着他本没有多少的自主思维送来皮肤上微弱的刺痛:“你......是旧版的?”他的声音习惯性的极轻极柔,似乎是云雀的尾羽拂过绸缎的优柔,却依旧使前面的男子不着痕迹地顿了下足。“你想要杀我?”重又以足尖匀润的金属部分摩擦过地板携来令人不舒服的刺耳刮磨声,光影于杰克细瘦的腰身变幻着为他镀上行进而抑郁的金黄色,他似乎总是波澜不惊的欢愉声弦自被黑暗吞没的头部传来。“斯旺小姐没有下达这样的指令。”银翼杀手十分认真地应答,黑曜般的琉璃眸中是毫无情感的忠诚。

    “所以说你并没有找到资料?”剔透的镜头不断地交更替换着。

    “抱歉,小姐。”威尔微微前倾着身子,腰侧打卷的干净衬衣角褶皱着露出棕色皮带上系起的小巧枪支。

    “你的从前是怎样的,威尔?”温润细腻的指腹离开显微镜冰凉的黑色外壳,伊丽莎白猝不及防地抛出突兀的问题。

    “......需要我回去吗,小姐?”银翼杀手安静的墨色眸光内添了些不解与迷惘。

    “不。”干练的女性上司于金属桌上缓缓支起曼妙的身姿,眸光如剑。

    “给我说说你的童年吧,威尔。”

    “所以说盖勒特,你是在畏惧他知道了自己是谁么?”素色调的金属门伴着微弱灯光的闪烁悄无声息地打开,杰克轻快如灵活的鸟儿般迈进房间内,阴影中的笑意颇有些肆无忌惮与愉悦的张扬。

    “那么你也想要知晓了?”混杂着血腥与营养液味道的是格林德沃傲慢的嗤笑。

    “我总是要试试的,不是么亲爱的?”杰克的音调依然染着乖张的坏笑,只是那漂亮的眸在他的创造者前总是不自觉地透出茫然与迷离的驯服。这不是他自己能够控制的。

    “别担心,杰克......很快你就会明白答案的。”被称为黑魔王的男子低低地浅笑着于他的助手耳际许下承诺。

    “于世界毁灭之时。”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