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parrow 6【GGJS】

    #黑魔王GG x 突然变成神奇动物的JS

    #脑洞来源于@啾啾的图“魔王新养的鸟”

    #解锁新姿势———蜷缩于办公桌下空间的船长

     

    “我想我说过,我有对付格林德沃的方法。”

    你没有。

    杰克在心底小声反驳,尽管他现在的模样糟糕极了。大名鼎鼎的海盗王正费力地将纤细的身子以及那双旷阔平展的咖啡色鹰翼蜷缩于盐盒般狭小拥挤的办公桌下的空间内,不知何处翻倒的魔药水黏糊糊地流淌过地板弯曲的纹理,使他的靴子沾染上湿漉漉的潮涌。这可要感谢海盗那该死的敏锐直觉,而他亲爱的盖勒特自清早出门就尚未归来就是最好的证据。阿不思·邓布利多,圣徒们的消息总是这么可靠~

    海盗无声地咕哝几句梦呓似的念喃,在几乎盘踞了大半个空间的巧克力色羽翼下不安分地动了动腰身,脊梁勾勒出漂亮的曲线折叠地延伸着将自己半强迫式地往桌下更深处又塞了一点儿———这可真是太拥挤过头了,而那位可亲可敬的邓布利多先生又闲适地交叉着修颀的双腿坐上了办公桌的前侧。

    啊,真是好极了。

    “您应该明白,格林德沃是'黑魔王',他是无法预测的危险。您觉得将他收进监牢就能阻止什么吗?”魔法部的来人琐碎的言论穿透厚重的桌板化为携着细小嗡嗡声的沉闷钻入杰克的耳廓,他感受到酒红头巾下胡乱翻卷出的棕褐色发缕触及木板的微微震动,就像春日杂乱的蔓草挂爬纠缠满树干的不舍与依恋。

    “若是真的成了这样的局势,您也不该来找我———”教授身侧的剪影猛地被堇色光影抛转翻折起空气中泡沫般的迷离,他起身了,这是他下达逐客令的标志,

    “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教授不是么?”

    瞬移咒闪耀得是如此悄无声息的疏冷,以致于桌下的海盗甚至没有组织好任何精致的措辞,就像他一贯所使用的。

    寂静。

    “我想您也该出来舒展舒展身子了,杰克·斯派洛。”

    伴随着光影交错出陆离的细碎金色光斑,杰克的眸中倏然映入那个有着蔚蓝色眼眸的明净男子。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