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半透明,二度眠(二)【东风船】【杰克船长x欧洛丝】

   #欧洛丝是夏洛克的妹妹,《神夏》中的人物,一个超高智商的病态少女

    #假装他们在同一时代

    #“Eurus”在希腊语中有“东风之神”的意思

    #本文标题取自一个恐怖漫画

    【半透明】

    “I don't know.”

    海盗漫不经心地抛转玩弄着自守卫腰间解下的利黑色佩枪,向着旷敞玻璃后的少女抬眸绽放出胭染着海洋湛蓝的韵泽来,惨白的灯光翻转出折叠的支离叩击着枪口维度的金属。

    他望向玻璃内的少女,少女望向他。

    玻璃隔离着半透明的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一望无际的灰白色蔓延至野际的末端,静止,枯燥,无趣。没有任何生命的涌动跳跃着少女鲜艳的色彩划过心弦。

    噢,无趣。杰克想起他的小姐最讨厌的就是无趣了。他重又驱使着眸底流溢的肆意探入少女广阔的苍穹,于翻涌滚动的星云内避开殒石的导火索。

    谁让你被关在这里了呢,我亲爱的东风小姐。

    “What have you kown yet ?”是的,夏洛克没有错,麦考夫特没有错......没有谁能真正理解他的小姐。东风之神索取的可不仅仅是字句上的纠缠。

    少女笑了,紧抿着薄薄的唇泛出苍白的殷红来,她的眸中注满的热切与兴奋嫣噬着初晨沾湿露水的玫瑰色。

    这便是谜底,他知道他的东风小姐明白了他的意思。

    或者说这是从来都很显著的,只是有着欲盖弥彰的遮掩。

    “I always tried to know before that day......But now I understand Mycroft's meaning.”少女的手臂自己的膝愈加圈绕,她的眸在燎原着燃烧,她几乎要将海盗烧灼痛晰,“And I will never remember anything……It is the end.”

    杰克依旧是那么玩世不恭地噙着明媚的笑意,如春日午后的雨燕掠过柳树枝梢发芽的预言。

    “It is the end……And then?我又算不上天才,我亲爱的小姐。”他沿着平滑的枪壁斜斜地瞄向壁角的监控,伴随着扣动扳机的闷响,线路的残碎零散着铺过黄色安全线内的咏讽。

    门外开始骚动。

    “不,杰克......那又怎样。”少女起身,悄无声息地贴合着玻璃笼罩出半透明的雾曲。

    “You are better than everyone I have ever seen.”

    


评论

热度(9)